top of page

BISFF2022|华语竞赛单元奖项揭晓Chinese Competition Award



华语竞赛单元

BISFF2022 Reboot AChinese Competition Awarding



BISFF评审团奖项





《有羽毛的东西》The Thing with Feathers

徐天琳 Xu Tianlin



BISFF2022 评审团评语
卡片、药丸、线袜、水杯,钥匙和羽毛、手套和镊子、薯条和警笛……景别将身体界定在局部,凝视目之所及,放眼留白之境,不同背景的你我被同构于日常的物哀之中。离别、乡愁,病痛,波斯语或德国话、零食或晚餐、数字或胶卷、豆蔻几粒或速溶一把……声画交织出生活延绵的肌理,个体的血肉在其间流放,我们吃力又认真地活着。谢谢本片作者。(邱炯炯 Qiu Jiongjiong)



《最后一票》Last Meal

彭之轩 Arrow Peng



BISFF2022 评审团评语
影片情感动人,议题深刻,导演用他擅长的方式带领我们进入常见但被忽略的哀伤角落。最后一票也是最后一拳,打醒人性的良知与尊严。(杨荔钠 Yang Lina)





《当我望向你的时候》

Will You Look At Me

黄树立 Huang Shuli


BISFF2022 评审团评语

以弥散于日常的独白和繁复多义的影像,修筑起抵达真切生命体验的道路。主流与非主流的拉扯、传统与当代的时胜时负,撼动着人情义理,也刻录下一幕幕不可以被掩盖的个人史诗!(孔劲蕾 Kong Jinlei)



《二次校准》

SH Reset

胡峤 Hu Qiao


BISFF2022 评审团评语

你看不到她的眼睛,
幻像,现实的镜像。
你听得到她的声音,
扁平的常规的,作为时代的注脚,在裂缝里思考。
暗处有些什么正在发生,铭刻了人们遥遥无期的压抑,也见证了人们猝不及防的渴望。(孔劲蕾 Kong Jinlei)




BISFF组委会奖项




《银幕》Sliver Cave

蔡采贝 Cai Caibei


BISFF2022 组委会评语

迷人而奇妙的洞穴之旅。语言试图引导图像,图像却逃逸出思维,将我们引向感知。一次对动画媒材的实验,对视觉经验的捕捉,与对动画本体的探索。(BISFF组委会)






华语竞赛单元评审感言



杨荔钠 Yang Lina

好多艺术家的影片是很观念的、很实验性的,这些影片放进来是挺好的,但是我给自己一个拷问:这些影片,我没有把它们放在我的最佳,算不算一种不公平?对这类作品,确实不是说我没有感觉,我甚至想它是不是应该单独放在一个单元里边,让它们去做一些竞争可能会比较好,这也是我想跟组委会讨论的。那几个实验性的影片,我都知道它们各有各的好,虽然有的很短(比如《1x1x1》),但在短的篇幅里它们也有很多自我的东西,它的观点我很能读得懂,但它不在我的范畴之内。包括有好几个艺术家的观念性作品都很好,比如《坐在我脸上》,我都反复在看。但是如果让我选择,我肯定会选择我最爱的。


邱炯炯 Qiu Jiongjiong

对于一些实验的语言,精准的表达,小体量的、直接的这类作品,观看它们的最有效载体是什么?它们的输出、它的媒介是要通过一个什么样的方式?我思考的是这个。因为对整体影片,我们看的是某种创作体量,创作者所付出的以及他所能表达的、提供的丰富程度。我们现在看片也是在一个小小的电脑上看,不是在电影院,也不是在美术馆。这些作品如何在我的这种观看里边成立?大家是不是对观看的媒介是有一定的要求的?某些作品可能是在某种传播媒介上去看更加的成立,我是想的是这个。就跟我看短片尤其是实验、或者说跟艺术影像有关系,就那种氛围很浓的,包括之前说的《1x1x1》之类的电影。我一直在想,这个是不是可以在一个同样的框架下去讨论以及去判断,因为输出的渠道完全可以不一样。当下的、直接的那种表达,这个我是认可的,而且我觉得本身这个东西就是稀缺。但放在整体里边,我比较犹豫一点。


孔劲蕾 Kong Jinlei


我比较关心的是每个创作者背后支撑的体系。因为有些短片是电影学院之类的专业院校给支撑的毕业作品,可能经费就相对充足一些,以及有很好的指导老师,包括王红卫老师,经他过手的片子肯定是在品质上不会弱到哪里去。有的应该就是单打独斗,可能自己爆发了一个小灵感,就在电脑上就实施出来,没有任何团队可言,不能说是零成本吧,反正非常低的成本。所以我觉得把这20多部制作条件悬殊的影片放在一个平台上去比较,我会比较心疼这些导演。有的人可能训练也有,想法也有,但就是没有条件把它呈现出来。所以本身办这个影展的意义还挺大的,就是能够让一些年轻人,哪怕没有得奖,但至少来参赛、进入到你们的名单里。第一是创作者会有一个经验,得到一些来自评审或观众的反馈;第二是他可以拿着这一次参赛的履历去往下走。


杨荔钠 Yang Lina


我认为青年影展,无论是国际的还是国内的,都是对青年电影人的一种鼓励,能相互被看到。疫情时候做什么事情都不容易,这三年大家都过得都很辛苦,能在这个情况下能做影展,还能够看到年轻人的作品,我们能给予出我们的意见,就哪怕它有一点点作用,我也是觉得挺高兴的。我觉得电影未来总是属于年轻人的。往大了说一点,全球现在电影环境并不好。这个时候就更需要整个电影生态圈共同抱团取暖,大家相互鼓励。这些影展,包括这些作品,我认为都能起到这样相互促进的作用挺好。


竞赛单元二十多部短片整体很多元,有实验短片,有独立制作,又有商业类型。我觉得我们这几位评审也挺有意思,我们对那些特别包装和商业的片子,我们没有说它不好,但我们至少关注的还是那些更有才华的、更有表达和思考的影片,我们还是挺有共识的。像我当时拍纪录片的时候,我只会拿着机器,就是一种方式,但是我觉得现在这些年轻人大家拓宽了很多,他们有很多方法和手段,我认为这个都是很好的,某种程度上我也需要向他们学习。不仅仅是我做一个评审、我有话语权去评判他们。


邱炯炯 Qiu Jiongjiong

谢谢你们的坚持,提供这样的平台,而且它延绵出去,创作也就会继续。我作为作者没有什么给更年轻的作者所提供的,每个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创作,生活都有太多的不确定性。所以在这个时代,我们还有自己的一方阵地,就像你的日常生活一样,它是一个比较有尊严,或者你自己可以主导、控制的这么一方领域,我觉得一定要珍惜这个,而且要坚持这个。这次的短片是个很充分的学习过程,我也看了很多,确实它在变化。技术条件越来越好,并且不停地和现实会产生碰撞、对接,最后真正地形成一种浑然天成的写作状态,为时代写作的这么一种状态,这样一股洪流,我觉得这个是蛮好的。

这次短片看下来,优点很多,意想不到的事儿也很多,但是我总感觉即兴的少。作为短片来说,特别的一点就是它更倾向于一种写作状态,它是一种词语的组合,是在蹦词儿,它是一种更加可以激发即兴的这么一种体量的写作。但是好像即兴的作品少一点,就大家不够野,当然不是说我就够野,咱们共同野起来。




BISFF华语竞赛评委现场
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